扶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雪月小说www.trendwi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时,观众们的关注点已经完全歪了,所有人都对喻安安那番没来由的话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话从祁澜口中说出来完全不算稀奇,只是从喻安安嘴里说出来.....怎么想都很令人震惊啊

[我不相信,一定是蒙的,或者安安从哪里看来的听来的。]

[我也不相信,再看看后面的节目吧2333看看安安还会不会口出鸟语了。]

[我赌三包辣条,绝对只是巧合而已啦,毕竟崽的迟钝和好运气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说不定只是澜神之前也和崽说过这样的鸟语,只是我们不知道呢?毕意崽连能量场都能复述,复述这句话也不奇怪啦。]偏偏幼崽完全没有自己吓到了大家的自觉,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可是花花应该不会变成气气才对呀,花花又不是晶体,怎么能直接变成气气呢?

”也许是被别人摘走了,”祁之远揉了揉幼患的发顶,决定对喻安安半说实话半“撒谎”,岔开话题道,“安安别想那么多了。喻安安不解地撇了撇嘴,还想再说点什么,结果却被祁澜面无表情地打断了

“安安还要不要找宝藏了?

大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喻安安也只好恋恋不舍地点了点头:“好叭~

喻安安一面任由祁澜重新牵起他的手,一面有些失落地说:“如果花花是被人摘了,安安也想认识介个和安安一样稀饭花花的人呀。听了这话,祁澜差一点就要承认自己是那个“稀饭花花”的人了,但是又想到幼患是真心实意地认为他们组得到的“小红花”就是陌生人对他们的认可,祁澜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只是他的唇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而跟在他后面的祁之远简直笑得想发抖!“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的,”祁澜无奈道,“能量场会将你和那个摘走了花的人联系在一起的,安安。[家人们,看祁老师和澜神的反应,我怎么有种这花就是他们摘走的的错觉啊......

[草,感觉楼上一不小心真相了,搞不好这还真不是什么错觉!]

喻安安最终还是放弃了刨根问底,继续和祁澜一起向宝藏的所在地前进

万幸幼崽的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祁澜一路上都在小声和喻安安分析讨论林子里所见的一切生物,他极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因此喻安安理所当然地被祁澜说起的话题吸引,在有了新的关注点之后,摘走了花的人也就被幼崽抛到了九香云外,这让祁澜终于松了口气。在喻安安与祁澜重新开始前进的同时,另外两组的进度却并不顺利。

奏伊晓和袁清泽的直播间里,两个小朋友按照原定的计划沿着森林边缘走,按理来说只要走一段路绝对能找到宝藏的,宝藏的标点并没有到森林尽头那么远,而是在沿线居中的地方,可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快走出森林了,为什么还是没找到宝藏啊“到底在哪里啊?”奏伊晓有些崩溃地问道,“难道我们已经错过了吗?

“再走走吧,”袁清泽也心累了,“也许还在前面呢。

两人三足这么走本来就很累,又完全没看到所谓的宝藏在哪里,随着日头渐大,大家都有些受不了了,而拿着地图和指南针的两个大人也很纳闷,从前拍摄过荒野求生纪录片的奏铭导演对在地图上看方向还算在行,因此也就更想不通他们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感觉是不是他们已经错过了没看见宝藏啊,说不定是节目组藏起来了。]

[还真有可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玩过定向越野啊,今天这个丛林探险有点像定向越野的模式诶,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地图上的标点,只是标点的实际位置可能藏在树冠里这样很隐秘的地方。][草,感觉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另一边,邵蓉蓉和裴旭这组更是糟糕

两个小朋友堪称是今天最

“灾难”的一组,不能说是默契不好,简直就是耄无默契,两个人经常走着走着就向不同的方向去了,然后就差点摔倒。差点摔跤也就罢了,这一组面临的更大的问题,是他们根本搞不懂方向,几个人在林子里兜兜转转了半天,最后回到了自己做了标记的树所在的位置的时候,两个小朋友一下子就绝望地坐在了地上。“不走了不走了,走不动了!”邵蓉蓉难过得就差直接哭出来,“能不能直接认输啊?

“再,再坚持一下吧,蓉蓉......”斐旭干巴巴地安慰道,

但是这样苍白的安慰并不能起什么作用,反而让邵蓉蓉的情绪更加不稳定了

“就不能像昨天一样堆沙堡,玩一点不那么累又能考验审美能力的游戏嘛!这个丛林探险究竟是在干什么啊!"“咱们再看看路怎么走,这次一定能找对方向的,”裴川也出来调节气氛,“蓉蓉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我真的走不动了裴阿姨!”邵蓉蓉并不领情,甚至连上节目前影后妈妈再三强调的上了节目以后要对大人们有礼貌都忘记了。[看了一圈竟然还是患这一组的情况最稳定了,大受震撼。

[其实也不能算稳定吧,毕竟崽刚刚说那番话真的很吓人......

[不过我现在感觉安安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包租婆,坐拥一座城

我,包租婆,坐拥一座城

安然一世
【日更中!】【预收:《开局一座海岛:物资全靠钓》】顾薇薇正式成为包租婆的第二天,世界末日了!她的市区一栋楼不值钱了!下一刻,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亲,是否绑定末日包租婆系统?”
都市 连载 18万字
被死对头饲养后

被死对头饲养后

灿摇
【中午12点更】羲灵是凤鸟族小公主,六界公认的第一美人,一身青鸾羽毛漂亮昳丽。三万岁那年,她历劫失败,被雷劈后,穿到了一只鹦鹉身上。鹦鹉羽毛烧焦,面目全非,丑陋无比。这时她被一只修长的手提了起来。手主人:世间竟然有这等丑陋的邪物。羲灵:……过了会,手主人:等等,这好像是我养的灵宠。羲灵:?穿成死对头仙君的鹦鹉,被他捡到回家的第一天,羲灵内心是绝望的。世人皆知,她与这位玄玉仙君不和。落到他手上,还不
都市 连载 18万字
我在狗血霸总文里当男保姆

我在狗血霸总文里当男保姆

噤非
乔攸作为职业评书人,资方大爹为了宣传文改剧总要找他指点一二。他对着某本耽美霸总文内心疯狂吐槽一夜,穿了。穿成霸总家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某帮佣,却收获性♂感蕾丝女仆装。乔攸:谢谢,很喜欢。[咬牙切齿]原主虽拿的是路人甲剧本,却贯穿全文不可或缺。喜怒无常是霸总标配,一言不合化身餐桌粉碎机。佣人任劳任怨累死不要紧,还要抽空嗑一嘴:只有小受才能触碰到霸总逆鳞!乔攸不理解,为什么不把桌子换成大理石?是因为不喜
都市 连载 18万字
一个雨天

一个雨天

殊娓
【每晚18:00日更。】凌晨三点钟。许沐子拖着行李箱走进民宿,有人没睡,坐在窗边看雨。侧脸挺帅。等看清楚那人是谁,许沐子深深吸气,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邓昀。下午一点钟。许沐子和新入住的男生谈笑风生,男生好奇地问许沐子,是不是认识邓昀。她的回答是,不熟,但他吻技不错。夜里十点钟。许沐子和邓昀走进同一间卧室。-下本开《珍宝馆》或《蝶》。-
都市 连载 20万字
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

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

长生君
【日更,《覆盖标记》求预收】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直到某天,他被堵在床边,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明知道是男性,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大学开学,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还是两人间,一切好像都很美好。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顾星灼忍无可忍,一掷千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全员失控就没有人是怪物了

全员失控就没有人是怪物了

岫青晓白
江雨行是一只不死鸟,从漫长的沉睡里醒来,发现自己丢了一根心羽。他在一名人类男性身上发现自己的心羽。这人类毛发鲜亮,模样漂亮,很合眼缘。江雨行当即作出决定——先不取羽毛了,把这个弱小人类饲养起来!*闻炤,年轻一代升华者中最顶尖的战力,高塔指挥官钦定接班人。面对神话生物,他的态度从来是——“杀了,一个不留。”后来。“到底是谁饲养谁?”凌晨两点,闻炤又一次从睡梦里醒来,面无表情替身旁某神话生物盖好被子。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