岫青晓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雪月小说www.trendwi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雨行循声回头。

子弹速度极快,在这一刻逼至眼前,江雨行的目光却越过它,锁向开枪者的方位。

下一刻。

当啷!

子弹命中。

但与此同时,江雨行脸庞覆上一层漆黑的角质层,形如铠甲,将这枚滚烫的金属毫不留情地弹开。

江雨行毫发无伤。

他冷眼直视出枪的方向,把九塞回瓶子里,手指一划,当空撕裂光怪离奇的通道,抬脚出现在偷袭者所在之处这个地方位于河流上游,地势稍高,有几棵树做遮掩。

一共四个人类,除开蹲在在狙击枪之后的,一个握刀,一

一个持剑,还有一个手上套着带刺的拳套,分别占据着

有利位置,随时能够发起攻击。

江雨行动作如风,径直来到开枪者身前,不等他有所反应,垂手一拧,直接撕扯下他的头颅!

他的身躯原地抽搐了几下才倒地。其余的人终于看清江雨行的脸和手,惊呼:“你不是人类!”

“嗯。”江雨行很好心地回应了一声,来到最近那个戴拳套的身前,再度出手。

他们立刻放弃伏击,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跑开。

“散!”这些人中有人吼道。

闻炤和郗玉年赶到,分别拦住一个人的去路,刀和剑斜挥竖砸,将人统统给扫回来。

但这些人早有准备,他们一人砸碎一个玻璃瓶,刺鼻的腥臭袭来,浓烈得难以言喻,让人动作不由一滞!伏击的人抓住这个机会,再度择路而逃,路线和角度都比上一次刁钻,即使是鬼咒也没能追上。

一何况还是一个被恶臭熏得反胃的鬼咒!

唯独江雨行眼疾手快用鸟爪勾住了那个戴拳套的腹部,但也没完全留下他一一第五个人凭空冒出来,利落狠辣地封了戴拳套的喉,接着身形一隐,消失不见。从那枚子弹打出来到现在不过短短片刻,这地方除了江雨行三个人,只剩下两具尸体。

有备而来,计划周全。

郗玉年破口骂了一句,又猛然住口,将气憋住。

闻招忍着臭气搜了一遍尸体,但除了一些物资,其余一无所获。

几个人屏着呼吸从这鬼地方退开。

“这种进攻方式太恶毒了!”郗玉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你不会也要用那种东西吧?你管管!”郗玉年一脸不可置信,把头扭向闻招。

“但很有效。”江雨行简明扼要

闻炤没搭理他。

郗玉年撇撇嘴,一边竖起重剑警惕,一边思考:“两拨人同时远程进攻,近战里藏着个刺客,还二话不说就灭自己人的口,这是铁了心既要杀你又要隐藏身份。剩下的人数估计不少,妈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最后的问题一出口,他就意识到是自己犯了蠢,低头呸了一嘴。

“杀我的人。”江雨行给出的回答也很准确到位。

闻炤无奈地摇头:

“A级疫境都敢追进来,足以说明问题。再说,你给自己挑身份,应该不会那么随意。”

但江雨行都忘记了。

他也不打算费脑子想,抬起爪子,凝眸巡视起四方。

忽然间,数颗口口划过天空,拖出炽烈的火光。

目光追过去,落点赫然是那些正在拜神的泥人们,落下的瞬间,一声轰响,泥人们身上再度燃起大火。但这一次,它们不再惧怕火焰,只是被惊扰,齐刷刷抬头扭头,带着朝拜被打断的愤怒和满身的火,开始四处搜寻,看见了谁就狂奔而去!郗玉年骤然间意识到:“狗日的,看来火也是这些人放的!”

轰轰!

砰!

疫境不同的地方同时开火。

闻绍向开战的几处一扫,把江雨行拉到一棵树后,对他说:“脸,还有爪子。”

这家伙脸上仍覆着角质甲,从眼周蔓延到额头,像是戴着半张面具,手也依然是铁灰色的鸟爪,还无意识地晃荡着。江雨行不太乐意,慢吞吞将自己完全变回人样,抿唇思付片刻,对闻和郗玉年说:“离我远些。”身边跟着人,那伙人就不会再轻易出手了

闻绍心念电转明白了他的打算,并不赞同。

“你们人类不也一定要把咬过自己的蚊子杀死么。”江雨行看着他。

他见过帅烽和路伟奇咬牙切齿、满屋乱窜,只为拍死一只蚊子的场景。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并无不同。“这些人恐怕多是专业的杀手,除了刺杀,还非常擅长逃跑和隐藏踪迹,这疫境虽然不大,但找起来也肯定困难。”闻招耐心和他解释,“而且,对你出手的最好时机不是刚才,不是现在,而是接下来。等我们和那只花神打起来,他们必然会自动出现。郗玉年点头附和:“再说了,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帝君在上,请求您保佑那群人先被疫境玩死。”他开始对着剑上金光祈祷。

江雨行才没有这么耐心,眼睫上下一扫,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把那两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采采来了
本文文案—— 凤圆是山海世界里一只胖乎乎的小凤凰,从小和爸爸相依为命。 某天,山海世界崩塌,爸爸也快要死了。 爸爸擦擦唇角的血,抱起小胖圆—— “走,爸爸带你去找你另一个爹!” 这只小胖凤凰,该换人养啦! —— 跟着凤凰爸爸来到人间后: 凤凰爸爸由于身体不好,走路都咳血!所以父子俩过得惨兮兮。 小凤凰为减轻压力,一边拖着化肥袋子捡破烂,一边去找爹。 在嗅到亲爹的味道后,脏兮兮的小凤凰傲娇凑过去。
都市 连载 30万字
菟丝美人[快穿]

菟丝美人[快穿]

恨瑕
(固定晚九点更新)新手任务者辛姒是菟丝花成精,凭借自己的天生优势,在任务世界里本色扮演漂亮花瓶,一路上顺风顺水,就连带她的系统都不由得感慨:天赋流就是好!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她所在的任务世界走向总会变得有些不正常。今天是原本关系密切的好兄弟莫名结仇,明天就是大家集体突然改拿黑化剧本,就连本该如胶似漆的男女主都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彻底反目。系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那天它随手翻开了魔物百科,上面赫然写道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大白牙牙牙
野心勃勃的王爷爱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爹相依为命的皇帝儿子而我是夹在他们中间的摄政太后爱人说:“待我称帝,卿卿便是国朝最尊贵的皇后。”父亲说:“待我称帝,吾儿便是国朝最受宠的公主。”儿子说:“儿臣会永远孝敬母后,尊奉母后。”他们都在向我赌咒发誓,试图用爱情、亲情打动我,让我将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可是,谁能保证爱人永远不背叛,亲人永远不反目,母子永远不相负?唯有权力。唯有真真切切握在手中的权力不会辜负我。
都市 连载 22万字
成蝶

成蝶

今婳
1:分手多年,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竟与他重逢。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依旧高高在上,如神明淡睨凡尘,触及到她的眼神,陌生至极。路汐抿了抿唇,垂眼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路汐”全场愣住了。有好事者问:“两位认识”路汐正想说不认识。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抛弃我的前女友。”2: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
都市 连载 23万字
翔阳前世一米八!

翔阳前世一米八!

醉翁与酒
jump的腰斩作品中,翔阳是被命运偏爱的那个。未被完成的他被告知可以重来一次。 “真的可以吗?我是说像我这样的人……”“这一次,成为主角吧!” 在雪之丘像变态一样偷窥了小太阳整整一年,他狼狈的选择了转学到东京。如果留在宫城县,他会被阳光晒死的吧! 于是他莫名其妙的加入了帝光中学的排球部。帝光排球部无论是前辈还是后辈都很凶!超凶!非常凶!“星野!不许去篮球部!”“星野!不许去网球部!!”“星野!不许
都市 连载 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