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公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雪月小说www.trendwi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珩抽手。

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将军夙夜忧劳,如今天色不早了,”赵珩折身而返回,连头也不回,“将军,你该回去了。”

姬循雅弯唇,露出个毫无笑意的笑,“臣告辞。”

赵珩敷衍地摆摆手。

待确认身后已无声响后,赵珩方转身,顺手把窗子关上了。

他如常沐浴更衣,而后没心没肺地往床上一躺,丝毫没有得罪了姬循雅,自己这个傀儡皇帝可能命不久矣的自觉。赵珩合眼。

他本没打算这么早就处置李元贞,但既然姬循雅来都来了,他不用一用姬将军,未免可惜。

况且以姬循雅的细致,不可能不清楚李元贞身份有异,他极有可能比自己更早知道李太医是国舅的眼线赵珩扬了扬唇,既然如此,何必惺惺作态,流露出一副自己遭人利用的伤心模样?

他可一点都不信姬循雅放任李元贞接近自己,是为了给他解闷。

不过,赵珩又睁眼,疑惑地瞅着头顶,姬循雅为何突然来潜元宫?

此时,书房。

姬循雅神色淡淡地看着文书。

姬将军一切如常,只不过批复时写字的力道重了些,凌厉的笔锋几乎要穿透纸张,戾气得

不似怎么看都不像批了照准二字,倒如同在勾秋决犯人的名单。

在看完数十册文书后,姬循雅觉得自己心绪己极平淡无波。

姬循雅垂眼,正落到自己散落的长发上。

他沉默一息,抽刀,面无表情地割下一缕长发,放入掌心

姬循雅的发色与他的眸色类同,皆是毫无杂质的纯黑,发丝亮且密,触之顺滑柔软,但他到底不是个养尊处优的清贵公子,头发从未养护过,故而发尾有些粗糙。但头发这种东西,摸起来能有多大差别。姬循雅冷漠地心说。

他盯着掌中一缕乌黑,后知后觉地想到:我为何要做这种蠢事?

他皱了皱眉,二指一捻,径直将头发怼进烛火。

此后数日,赵珩再没见过姬循雅。

直到大军启程回京,二人都无半点交集。

见不到姬循雅,赵珩乐得清闲,虽然姬将军的确样貌卓然,但比起应付他那个捉摸不透的阴鸷性子,赵珩更乐意一个人在马车内看书喝茶。他近来对看自己的本纪尤其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太祖本纪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简直是古往今来第一雄主仁君。若非他娘真是北澄摄政王他爹真是齐君,二人皆有名有姓,身份写得清清楚楚,史官大抵要写:梦烈日坠腹,感而有孕,生太祖了。当看到自己算无遗策地终结乱世时,赵珩被夸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闭了闭眼,感叹道:这是赵旻把刀架史官脖子上写出来的吧他正一面全身发麻得好像有虫子在爬,一面乐此不疲,如看话本般津津有味地看后人写他的史书,忽闻外面有异响传来。“陛下,”是个未听过的男音,隔着车帘毕恭毕敬道:“臣奉将军之命,给陛下送,送东西,不知陛下可愿意看一看吗?”赵珩精神一震,慢慢将书阖上,笑道:“准。”

蛰伏忍耐了五日,姬将军会给他什么惊喜?

莫非,是拿冰镇着的,李元贞李太医令的人头?

不,不对,赵珩转念一想,觉得以姬循雅半遮半掩的性格,更有可能命人送来一把长发,其意不言自明。“是。”此人道。

先是一只手掀开了车帘,有个什么东西踉踉跄跄地上来,而后一一赵珩定睛看过去,而后,滚进来一个人?!的确是滚进来的,因为他甫一进入马车,就立刻伏跪在地,因为过于紧张,这人没跪稳,加之马车颠簸,直接滚到了赵珩面前。赵珩无言几息,体会到了种猜错姬将军心思的失落。

怎么送来个活物?皇帝心道。

幸而马车足够大,此活物滚了几圈,生生撞到桌案的一条腿才停住。

赵珩迅捷地伸手,拿手背一垫,护住了此人看起来本就不算聪明的脑袋。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此人惊疑地发现自己撞到了个软硬交织的温热东西,拿头蹭了下,耳朵倏地烧了起来。是,是皇帝的手?

“陛下,”方才同赵珩说话的那军士见此场景亦无言片刻,静默几秒,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本正经,“臣已把将军所赠之物送来,陛下可还有何吩咐吗?”赵珩低头。

这活物是个少年人,骨架还未完全定型,望之不过十五六岁,身量透出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尚在抽条的纤细,听到声音,他竭力抬头,脑袋差点就撞上皇帝的膝盖。一双清亮的眼睛游鱼般伶俐。

不过,赵珩暗忖,这点聪明劲估计全长在脸上了。

“陛,陛下。”少年人小声道:“奴婢是何谨。”

赵珩眨了下眼,好像没认出来他是谁似的,神色有些不解。

“你先下去吧。”赵珩道。

军士领命而去。

少年人保持着这个不舒服的姿势,拧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赵珩,小心翼翼地唤道:“陛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采采来了
本文文案—— 凤圆是山海世界里一只胖乎乎的小凤凰,从小和爸爸相依为命。 某天,山海世界崩塌,爸爸也快要死了。 爸爸擦擦唇角的血,抱起小胖圆—— “走,爸爸带你去找你另一个爹!” 这只小胖凤凰,该换人养啦! —— 跟着凤凰爸爸来到人间后: 凤凰爸爸由于身体不好,走路都咳血!所以父子俩过得惨兮兮。 小凤凰为减轻压力,一边拖着化肥袋子捡破烂,一边去找爹。 在嗅到亲爹的味道后,脏兮兮的小凤凰傲娇凑过去。
都市 连载 30万字
菟丝美人[快穿]

菟丝美人[快穿]

恨瑕
(固定晚九点更新)新手任务者辛姒是菟丝花成精,凭借自己的天生优势,在任务世界里本色扮演漂亮花瓶,一路上顺风顺水,就连带她的系统都不由得感慨:天赋流就是好!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她所在的任务世界走向总会变得有些不正常。今天是原本关系密切的好兄弟莫名结仇,明天就是大家集体突然改拿黑化剧本,就连本该如胶似漆的男女主都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彻底反目。系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那天它随手翻开了魔物百科,上面赫然写道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大白牙牙牙
野心勃勃的王爷爱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爹相依为命的皇帝儿子而我是夹在他们中间的摄政太后爱人说:“待我称帝,卿卿便是国朝最尊贵的皇后。”父亲说:“待我称帝,吾儿便是国朝最受宠的公主。”儿子说:“儿臣会永远孝敬母后,尊奉母后。”他们都在向我赌咒发誓,试图用爱情、亲情打动我,让我将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可是,谁能保证爱人永远不背叛,亲人永远不反目,母子永远不相负?唯有权力。唯有真真切切握在手中的权力不会辜负我。
都市 连载 22万字
成蝶

成蝶

今婳
1:分手多年,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竟与他重逢。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依旧高高在上,如神明淡睨凡尘,触及到她的眼神,陌生至极。路汐抿了抿唇,垂眼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路汐”全场愣住了。有好事者问:“两位认识”路汐正想说不认识。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抛弃我的前女友。”2: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
都市 连载 23万字
翔阳前世一米八!

翔阳前世一米八!

醉翁与酒
jump的腰斩作品中,翔阳是被命运偏爱的那个。未被完成的他被告知可以重来一次。 “真的可以吗?我是说像我这样的人……”“这一次,成为主角吧!” 在雪之丘像变态一样偷窥了小太阳整整一年,他狼狈的选择了转学到东京。如果留在宫城县,他会被阳光晒死的吧! 于是他莫名其妙的加入了帝光中学的排球部。帝光排球部无论是前辈还是后辈都很凶!超凶!非常凶!“星野!不许去篮球部!”“星野!不许去网球部!!”“星野!不许
都市 连载 15万字